爱逢烟花散落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,小说爱逢烟花散落时最新完整版章节目录

爱逢烟花散落时小说

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钳制住了赵婉清小巧的脸蛋,逼迫她不得不仰面去直视那双冰一样寒冷的双眸。那双墨一样的眼睛深沉得叫人看不见底,一眼望过去就感觉彻骨寒冷。

“赵婉清,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?”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响起,语气极尽戏谑,轮廓分明的俊朗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笑。

他垂眸,对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泛红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,仿佛随时要突破眼眶蜿蜒在白皙的小脸蛋上。

“你是警察,警察就该帮人啊,帮帮我吧。”赵婉清的声音发抖,她努力的克制着不要哭出声来。眼低有着最后一丝求生的光芒,而这个男人是她最后的求生稻草了。

“我是警察没错,可你父亲这个案子不在我的归属范围之内。”肖然别过头去吸了一口烟,然后尽数全部扑洒在了赵婉清的脸上。烟雾缭绕之间,赵婉清被呛得止不住的咳嗽起来。

这种人是怎么当上警察的?

肖然见她红着眼眶不悦的瞪着自己不说话,嗤笑道,“是不是在心里骂我呢?”

“没有。”赵婉清心虚的移开了眼睛,看向了别处。

“与其做这种无用功,不如想想后续如何应对。”肖然一屁股陷入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吞咽吐雾,“毕竟,刑事处罚不能免,经济补偿也不能少。”

闻言,赵婉清的情绪激动了起来,“你对案子有了解,你有兴趣的对不对!只要你帮我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”

“以身相许也愿意吗?”肖然突然抬眸,看向鼻尖泛红的她。

犹豫再三,赵婉清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在这期间肖然也不催,就静静的坐在座位上打量着内心纠结的少女。

“愿意。”赵婉清认命的低下了头,经过内心的几番挣扎最后做出决定。浓密的长睫毛在她白皙的脸上投下一片细密的阴影,看起来有几分令人心生恻隐的惹怜。

“不好意思让你纠结了这么久,不过你愿意我还看不上呢?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。”肖然挑了挑眉笑得格外灿烂,作弄人是他平生最大的爱好没有之一。

赵婉清感觉自己脸上的表情快绷不住了,捏紧了拳头克制着自己,人怎么可以欠揍到这个地步呢?

“你父亲是不是冤案我不知道,不过疑点确实有。”肖然不再逗弄她,虽然有趣但是逗过头了就不好玩了。

他拿起桌上的案例本随手翻到某一页,正好是她父亲的案子。

可见他平日里有经常停留在这一页,修长的手指摩挲着细腻的纸张,肖然突然话锋一转“我是有研究过,不过那又怎样?我干嘛给自己找事做。”

“徐子坤跟我说你肯定会帮我的,你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对不对?你其实是个好人吧!”赵婉清的眼睛里太过热切,像是看见灯光的飞蛾。

“打住!请停止给我发好人卡。其次,我表面看起来很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吗?最后,徐子坤还说过2012一定会世界末日呢,赵小姐。”肖然不屑的冷笑一声,言外之意就是他的话不可信。

徐子坤是法医科,手执科学之刀却迷之相信预言以及风水。

一个恶劣到令人怀疑怎么当上人民警察的警察,和一个迷信的人怎么走上了法医这条路?

这一连串话,令赵婉清不知道如何回应。

愣了半响,她急急忙忙的辩解着,“不不不,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游手好闲,看起来非常好看,呸……是非常可靠。”

肖然瞅着她,一脸看好戏模样。

猛然间,赵婉清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话锋一转,“肖警官,可能是我为难你了。”

她突然鞠躬,清澈的大眼睛里竟然浮现了一丝的歉意。她突如其来的举动,让肖然的眼底闪过一丝诧异,随即恢复原状。

“怎么?意识到自己是在扰警了?”肖然凌厉的眉峰一挑,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女。

“没有,我意识可能你并没有能力帮我破案,是我无理取闹了。”赵婉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随即转身,欲要离开一般。

“你激将法呢?”这招肖然八百年前审犯人时就用过了,虽然不屑,可也让他感觉到自尊被人践踏。

“我哪敢啊,毕竟没有人能证明你能破案,肖警官!”她挺直了背脊,凛然的对视上肖然俊朗的那双眉目,语气里隐隐的有几分挑衅。

她在赌,赌自己的意气用事能不能在肖然心里激起几分涟漪。

“等着打脸吧。”肖然一把扯过背椅上的警服外套就要往外走,在经过赵婉清旁边时却突然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说了句,“不过,你就没想过你父亲可能连你也骗吗?”

说完扬长而去,留下楞在了原地的赵婉清。

……

“你们学校这么闲?当年我约徐子坤出来吃个饭可是费好大功夫。”肖然斜睨着不知道何时从警戒线外钻进来的赵婉清。

“你父亲出事了你还能安心在学校待着?”赵婉清的语气听起来有点理所当然,仿佛肖然问了个蠢问题。

肖然忍不住笑出声,“问题是你跑出来也没用啊,要不这案你自己破得了?何必还要来找我帮忙呢?”肖然扬了扬手里的文件报道,然后拍在了赵婉清的头上。

他从其他警官手里要接手这个烫手山芋案的时候,他们看他的眼神都像在看一个不正常的人。

毕竟上赶着给自己加班的也是少见。

“别啊,肖警官,论破案谁能比的过你呢?”赵婉清捂住了自己的头,小心翼翼的瞅着肖然,浮夸的说道。

肖然把搁在赵婉清头上的文件夹拿开,已经是晚上十点了。案发地点两侧灯光忽明忽灭,大部分的事物都看不真切。唯独在灰色的公路上白色粉笔的痕迹格外醒目,隐隐约约的勾勒出一个人的形状。这是受害者的遗体记录线,死者就是在这儿断气的。

肖然在脑海里把看到的现场拍摄图跟目前的场景重合起来,寻找着那些照片上容易被遗漏的可疑点。

这块区域的监控摄像头由于上个月的偷盗事件被人恶意损害,相关部门修理不及时,以至于车祸发生时没有拍摄到当时的场景。缺失重要证据才使得这个案子成为烫手山芋——没有物证也没有人证。

猜你喜欢